王希孟成也赵桓,留给世人的是二个神话的背影

作者:必赢体育

说起宋朝的繁华,常常被人提起的就是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不过,最近频频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却是同时期的另一幅传世名画《千里江山图》,它是由一位年仅十八岁的天才创作的,耗时半年,画成不久后他便死去了,留给世人的是一个传奇的背影。

说起宋朝的繁华,常常被人提起的就是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不过,最近频频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却是同时期的另一幅传世名画《千里江山图》,这幅画如今被列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是国宝级的文物。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一场轰动整个美术圈视觉盛宴,如期而至。《千里江山图》迎来了它的第四次展出,其每一次的展开,颜料颗粒都会有轻微掉落,而且会受到空气的氧化,称得上真正的”开卷有悔”。于是,“故宫跑”再现江湖,即使只能看五分钟,爱好者们也飞奔前去排队,只为在有生之年能见到《千里江山图》的真容。

一幅传世的名画

这幅画如今被列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收藏于故宫博物院,是国宝级的文物。

今年9月中旬,故宫以“千里江山”为主题,展出了一系列古代青绿山水画作品。当然,这幅《千里江山图》是其中的最大压轴。据说,这幅画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前前后后只展出过3次(其中1次还只展出了部分),连故宫的专家们都是难得一见。

前不久,一档“博物馆综艺”节目《国家宝藏》播出,引起轰动,网友们热泪盈眶,感动得不行了。而这幅《千里江山图》,也是其中首选的国宝。

那么,这幅画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呢?

它的篇幅,比《清明上河图》全卷还要长1倍!

它用的颜料,跟黄金一样贵!

它达到的艺术高度,只有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而它的作者,当时才只有18岁。

当画轴徐徐被展开,层峦叠嶂,波光水色,一幅锦绣河山就次第出现在了面前。随着“展卷”的步步推进,景色换了一茬又一茬,随便停留在某一处,都是一幅大气磅礴又细节精妙的构图。艳丽的颜色,华贵而不失雍容。这是只能出现在年轻人笔下的景致,只有同时拥有那挥斥方遒的傲气和睥睨天下的才气,才能落下这样的画笔,成就这样一幅传世之作。

然而,它的作者,却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

前不久,一档“博物馆综艺”节目《国家宝藏》播出,引起轰动,网友们热泪盈眶,感动得不行了。而这幅《千里江山图》,是其中首选的国宝。

图片 1

一位消失的画师

公元1113年,北宋政和三年,这副《千里江山图》画成之时,被宋徽宗赐给了权臣蔡京。而蔡京在画中的题跋,成为了关于作者王希孟的唯一的一手资料。

“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从这段引文中我们知道,王希孟原来是“画学”里的“生徒”,后被派入“文书库”。什么意思呢?“画学”是徽宗在1104年建立的皇家绘画学校。这个机构专门培养绘画人才,其中优秀的“生徒”,将来可以进入翰林院图画院工作。

而王希孟毕业后却进入了“文书库”,这是1106年徽宗设立的又一专属机构,其职能相当于中央税收档案库房。在里面,王希孟只能担任一些抄账、编目等书吏的工作。

为了改变命运,王希孟屡屡向徽宗进献自己的画作,但得到的反馈却是“未甚工”。可以想象,王希孟所遭遇的尴尬和不被认可,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段“明珠暗投”的时光,让他憋住了一口气,最后迸发出了千古不灭的光芒。

机会终于来了,徽宗这个艺术皇帝独具慧眼,发现了王希孟是个可造之材。就像李白的诗也大都不符合格律一样,真正的天才,那些条条框框是限制不住他们的。

于是,在徽宗的支持和亲自教导下,王希孟在短时间内技艺大进。不到半年,就画出了这幅《千里江山图》,并得到了徽宗的激赏。将它赐给当时最受宠的权臣——也是他艺术上的知音——蔡京(同时期的《清明上河图》,却被徽宗赐给了一个比较疏远的收藏家。一亲一疏,可见这幅画在徽宗心目中的分量)。

遗憾的是,在此之后的数百年,王希孟就几乎在历史上消失了。他的容貌如何?他的家庭怎么样?他后来还有哪些事迹?都不得而知。

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清代收藏家宋荦的一首诗中:

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亲传笔法精。
进得一图身便死,空教肠断太师京。

不过,《千里江山图》有着清晰的收藏脉路,宋荦即非画作的收藏家,年代又距宋朝已经十分久远,虽然他记下了言之凿凿的诗注:“希孟天资高妙,得徽宗秘传,经年设色山水一卷进御。未几死,年二十余。”但真相是否如此,却还是未知数。

如果真是这样,可真算是天妒英才了。好似一个用生命在作画的少年,绽放的一场绚丽迷人的樱花,盛开过后就匆匆凋零。

那么,这幅画它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呢?

《千里江山图》是青绿山水画的巅峰之作,称之国宝也不为过,可谓是咫尺有千里,细看生盎然。其描绘出了连绵不绝的群峰山峦,和浩瀚的江河胡海,画中近山远水,重峦叠翠;江海烟波浩渺,气象万千;房宇屋舍自在其中,溪水环绕,令人神往,《千里江山图》是王希孟流传于世的唯一一件作品,其以青绿之色来描绘山水,自古青绿之色多用于突显明艳骄奢之姿,可在《千里江山图》中却丝毫不见其媚俗反衬其辉宏壮阔,它以全景的模式为我们展现了北宋时期祖国的山河风光,丝毫不逊色于《清明上河图》。如若说起《千里江山图》的地位如何,那便只能说犹如众星捧月了,假如说《清明上河图》是对大宋安居乐业的倾心描绘,那么《千里江山图》无疑就是对北宋锦绣河山的传世歌颂了!可就是这样波澜壮阔的惊世佳作,它的作者――十八岁的少年王希孟,却在历史的长宗上仅留下了寥寥几笔,因而也成为了美术史上让人扼腕叹息的一大憾事!其死因亦成为了困惑世人的千古谜团。

一个王朝的倒影

如果说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是北宋开封的都市生活,那么这幅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描绘的就是大宋王朝的锦绣河山。城市和江山,宋朝的繁华尽在这两幅图中。

不过,《千里江山图》虽然名字大气,但画中的景致,却更接近江南山水。据著名建筑历史学家、文物鉴定专家傅熹年考证,画中除了主锋边上的楼阁,其余多是山峦、烟水和村舍,村舍的建筑形式和北宋江南民间的建筑相吻合。

这的确也符合徽宗酷好江南风物的脾性,靡费无数的“艮岳”,即是以杭州凤凰山为原型构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作为宫廷画师的王希孟,艺术风格又收到徽宗亲自点拨,他所进奉的图画,必然也会反映出徽宗个人的艺术喜好。

而这幅《千里江山图》里呈现出来的一派江南山水,也像是一个大宋王朝的倒影。繁华如梦的大宋江山,很快就遭遇了“靖康之变”,金军铁骑饮马长江,兵燹迅速焚毁了汴京,山河破碎,宋室南迁,盛极一时的宋王朝迅速衰落,从此不得不蜷缩于江南的湖光山色之中。

它的篇幅,比《清明上河图》全卷还要长1倍!?

如若说起王希孟之死,那么宋徽宗便是不可不提的人物了。宋徽宗赵佶,是太宗血脉北宋第八位皇帝,其稀里糊涂的继承了兄长宋哲宗赵煦的王位,古人在《徽宗纪》中对宋徽宗评价到“宋徽宗什么事都能做,就是不能做皇帝”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天才,于公元1100年登基,不仅独创瘦金体,而且精通绘画,在诗词上也有建树,其一生所不断追求的就是超凡的艺术作品,于是最后便落了一个亡国君的下场!

它用的颜料,跟黄金一样贵!

图片 2

它达到的艺术高度,只有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为何说宋徽宗是关于王希孟不得不提的人物?且看,王希孟成也宋徽宗,败也宋徽宗。

而它的作者,当时才只有18岁。

王希孟生于宋哲宗朝绍圣三年,逝世年岁不详,有传闻说其逝于宣和元年但因无史可依所以不能贸然断定。宋徽宗于北宋崇宁三年在国子监太学中建立“画学”北宋是唯一一个重视绘画的时代,其写实画法达到了顶峰,也就只有宋朝才会有“天子门生”之说,如果说“画院”是现在的美术学院,那么“画学”就是所谓的美院附中了,而宋徽宗设立“画学”就是为了提高画院画家的绘画水平和素养,且名额只有三十人。自古英雄出少年,而此时只十三岁的的王希孟,其自幼便想成为一个画家,果然天道酬勤,现如今终于有了机会前往京师学习。于是,王希孟十三入“画学”!在“画学”中,他见识了各个绘画旷世奇才,画院画学人才辈出,其中最着名的莫过于王希孟和张择端了,王希孟在画学中结业后被召入宫中文书度,只是在宫中做些毫无意义的杂事而已,但是因为过于痴迷绘画,便常绘画献于徽宗。

更令人惋惜的是,在画成不久后,这个天才少年便死去了,就像是这幅画将他的生命耗尽了一样。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虽徽宗起初对王希孟的画不甚满意,但仍觉得他是一个可塑之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终于,王希孟再次得到了机会,一朝成为天子门生,他成为了宋徽宗的关门弟子,帝师亲授!在宋荦一首的论画绝句后,“注”道“希孟天资高妙,的徽宗秘传”。能让宋徽宗如此倾心传授的除了他的儿子赵楷之外,就仅有这位天才少年王希孟了。而王希孟也终是不负众望,在应徽宗的旨意后,深处黄金时代的王希孟,仅以半年时间便作出了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世之作——《千里江山图》!

公元1113年,北宋政和三年,这幅《千里江山图》画成之时,被宋徽宗赐给了权臣蔡京。而蔡京在画中的题跋,成为了我们了解这幅画的作者王希孟的唯一的一手资料。

可是天子门生王希孟继《千里江山图》之后便再无其他作品可供世人观赏,今世之关于王希孟也再无踪迹可寻,而其生死亦作千古谜团。

“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图片 3

从这段引文中我们知道,王希孟原来是“画学”里的“生徒”,后被派入“文书库”。什么意思呢?“画学”是徽宗在1104年建立的皇家绘画学校。这个机构专门培养绘画人才,其中优秀的“生徒”,将来可以进入翰林院图画院工作。

故宫神武门《千里江山图》灯光秀

而王希孟毕业后却进入了“文书库”,这是1106年徽宗设立的又一专属机构,其职能相当于中央税收档案库房。在里面,王希孟只能担任一些抄账、编目等书吏的工作。

关于王希孟之死流传于世的记载不多,可关于它的传说却不在少数。

为了改变命运,王希孟屡屡向徽宗进献自己的画作,但得到的反馈却是“未甚工”。可以想象,王希孟所遭遇的尴尬和不被认可,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段“明珠暗投”的时光,让他憋住了一口气,最后迸发出了千古不灭的光芒。

天妒英才,“作”死之说?

机会终于来了,徽宗这个艺术皇帝独具慧眼,发现了王希孟是个可造之材。就像李白的诗也大都不符合格律一样,真正的天才,那些条条框框是限制不住他们的。

有一传闻说王希孟是年少作画,体力透支,过于劳累伤了身体累死的。据《千里江山图》卷后的蔡京跋文记载:“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皇上赐画于我。时希孟年仅十八岁,曾在画学学习,后来被召入禁中文书库,几次为皇上献画,皇上不是很满意,但知道其性可教,于是对他教诲晓喻,亲自教他,不逾半岁,便进得此图。皇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以此探知,“不逾半岁”王希孟便作好了这《千里江山图》,也就是说半年或者不到半年《千里江山图》就被王希孟赶制而成。况且古人常以虚数计算年岁,也许此时王希孟甚至还未及十八周岁。据中央美术学院老师对《千里江山图》长达数年的悉心钻研表示《千里江山图》其实一共是由五幅图构成的,所谓五幅即指:“先是第一遍起稿以水墨描底,又称粉本;而后是上赭石色,以展现冷暖对比,以加强景物和谐;其次是加入石绿,是由绿松石和孔雀石制成;第四遍就是再上一遍绿色进行叠加,以增强视觉感官上的立体感;最后一遍才是上青色,取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绘制过程等同于画了五遍图,且其高0.51米长11.9米,《千里江山图》绘制过程之繁琐之细致,不言而喻。可想而知,一个仅虚岁十八的少年到底是耗费了怎样的精力与心血才将其绘制而成,且画完之后还需留时间给画匠装裱。清代鉴古家朱牧仲在《绘画绝句》中曾扼腕叹息希孟的死,其写道“进的一图身便死,空教断肠太师京。”这其中“进的一图身便死”同“作”死之说在时间上是有些许吻合的,都是说希孟在进图之后便死了,但这宋牧仲身处清代同北宋也是相隔数百年的,且又无其他记载考证,仅他一家所言,真假无处可寻。

于是,在徽宗的支持和亲自教导下,王希孟在短时间内技艺大进。不到半年,就画出了这幅《千里江山图》,并得到了徽宗的激赏。将它赐给当时最受宠的权臣——也是他艺术上的知音——蔡京(同时期的《清明上河图》,却被徽宗赐给了一个比较疏远的收藏家。一亲一疏,可见这幅画在徽宗心目中的分量)。

图片 4

遗憾的是,在此之后的数百年,王希孟就几乎在历史上消失了。他的容貌如何?他的家庭怎么样?他后来还有哪些事迹?都不得而知。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之后,奋而成画,再绘《千里饿殍图》,赐死?

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清代收藏家宋荦的一首诗中:

流传于世的还有《千里饿殍图》的传说,不知是真是假,《北宋名画臻录》中记载道“王希孟,北宋徽宗人,徽宗政和三年,呈《千里江山图》,皇上龙颜大悦,此时希孟年十八岁。后来恶时风习,希孟多次谏言,终是无果。奋笔而画,曰《千里饿殍图》。皇上大怒,于是将其赐死。死时年仅不足二十岁。”据聊城大学学报《北宋灭亡原因论述》一文中提到,政和三年宋徽宗开始修建延福宫,政和七年又开始修建华阳宫,这两项工程非常浩大,不仅将宋徽宗的奢靡之气表现得淋漓尽致,并且无限增大了农民沉重的负担,使其苦不堪言。如此看来,北宋当时的经济状况和政治状况确实是恶时风习,很是符合《千里饿殍图》的素材提取。但是《千里饿殍图》我们只闻其名而不见其画,是否真实存在也不得而知。且《北宋名画臻录》中又记“皇上下了圣谕要将赐死,希孟恳请再见《千里江山图》,皇上应允,但是当天夜里不见希孟所踪,皇上甚惊疑之,于是将图锁在牢中,不得见人,而封天下悠悠之口,此成千古迷踪,可叹世人不得而知也。”此段传闻颇具传奇色彩,有神化希孟之嫌,虽然千百年来什么奇文怪状都时有发生,可真如这般神秘的,真是闻所未闻!

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亲传笔法精。
进得一图身便死,空教肠断太师京。

进的一图便遭赐死?

不过,一直以来《千里江山图》都有着清晰的收藏脉路,宋荦即非它的收藏者,年代又距宋朝已经十分久远,虽然他记下了言之凿凿的诗注:“希孟天资高妙,得徽宗秘传,经年设色山水一卷进御。未几死,年二十余。”但真相是否如此,却还是未知数。

2018年一档关于文博探索的综艺节目——《国家宝藏》在CCTV热播,一直以来都低调行事的《千里江山图》终于进入了大众的视野。001号讲解员张国立老师就提到了这个关于“王希孟进图后被徽宗赐死的传说”,话说这天下少年王希孟在绘画上很有天赋,一次徽宗出了一题——踏花归去马蹄香,画学画院之中无一人能答,偏这王希孟见解独到,提笔在那马蹄处画上一只蝴蝶,随马蹄而飞舞,徽宗大悦,于是便要求王希孟来为大宋绘制这《千里江山图》,因为他自知自己是画不出来的,十八岁的雄性壮志和一尘不染,是他所没有的。但王希孟绘制途中却提取了大量的无理要求,虽然皇帝一一答应了他的要求,但其实徽宗内心是很不高兴的,且等着王希孟作完这《千里江山图》,便将其赐死。但这也只是传闻,其中真假已无迹可寻,所以只能作为传说而不可净信。并且,北宋时期崇文不尚武,宋神宗那样讨厌苏东坡也只是判他流放再流放,还给着响钱,按理说北宋文人只要不是造反是不会被赐死的。赐死之说虽有一定依据,但其真实性还是有待考究的。

如果真是这样,可真算是天妒英才了。好似一个用生命在作画的少年,绽放的一场绚丽迷人的樱花,盛开过后就匆匆凋零。

图片 5

奸臣所害?

传言说王希孟被奸臣蔡京所害,但是这也仅是传言没有历史依据。不过王希孟的才情确实是难得一见,《绘画绝句》中曾赞王希孟,其意思是这样说“宣和年间供奉王希孟,天子亲自传授笔法精通。且陈丹青在评论《千里江山图》的时候就说“照西洋人的说法,是上帝让他干了这件事情”,神来之笔!陈丹青说如果王希孟大几岁或小几岁都不会有《千里江山图》,应是如此,十八岁的黄金时代啊,大几岁心力不足,小几岁经验不丰。在安崎的《墨缘汇观录》也有对王希孟才情的记载“希孟之画遂超越矩度,秀出天表,人间罕有其迹”其实在宋徽宗心里《千里江山图》的地位是远高于《清明上河图》的,《千里江山图》和《清明上河图》都出至于北宋时期,且两作家都在“画学”求过学。当时,宋徽宗在得到这两幅图后,将《清明上河图》赐给了向宗回,向家世代在朝为官,可谓是名门望族,其姐姐又是神宗的皇后,赏画给他徽宗多半是为了对其家族进行补偿和感念;《千里江山图》则被赏给了他自己的宠臣和知音,还让其在画上题了跋文,这两张图哪张更为重要,从徽宗的赏赐便可见一斑。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中的野心是远高于隋唐时期展子虔和李思训的,《千里江山图》展现了蓬勃恢弘的连亘山峰、激流山泉和雄伟的理想山河,在笔法和用色上继承了传统的青绿之法,并较之更为细腻和严谨,是青绿山水画的顶峰之作,但其技法已经失传了。令人更为惊奇的是《千里江山图》的用色竟和300年后达芬奇绘画的《蒙娜丽莎》用色基本一致,其颜色不是普通的材料都是用上等的宝石与千年贝壳研粉而制,所以1000年后的我们看到的不仅有画师的诚心,还有宝石的璀璨,取意永不褪色,江山永固。可是,大宋江山并没有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千里江山图》绘制成18年后,靖康之乱,宋徽宗被俘不仅毫无气节可言还被金人授予了昏庸侯的称号;而奸臣蔡京也被削官流放,饿死岭南。这三个和《千里江山图》相关的三个人都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绘画奇才王希孟,是否是被奸臣蔡京所害又或者被其他人嫉才所杀,这些我们终是无从得知了。

图片 6

少年者,常思将来,不改初心。传奇少年王希孟死因如今已经无处可觅,可《千里江山图》却在时间的长河不断冲洗下,成为了一颗最耀眼的繁星。也许生命本该如此,看那万里浮云卷璧山,青天中道流孤日。如今,我们已不见画图的翩然少年,却仍可以窥探者的身份细赏这《千里江山图》中美轮美奂的千里江山,感受北宋祖国的山河壮丽,倾听古人的帝国之梦。也许王希孟真的如传说中那般,投身于图中,或许是躲在某一山间角落里,也有可能化作了那身着白衣起身撒网的渔夫,静静的听着后人们的对他的评价哑然失笑……

参考文献:《论画绝句》《徽宗纪》《北宋名画臻录》《北宋灭亡原因论述》等

本文由必赢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